您现在的位置:大家之家>> 百家集成 宗教信仰>>正文内容

金城武:国民男神七年皈依密宗

沉寂多年的金城武今年凭借《太平轮》重新回归到公众视线。时间褪去了他的青涩,换来的是成熟与稳重。据说进影院看《太平轮》的有一半人是为了看金城武,这种感觉有点像去见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,上次见他还是3 年前的《武侠》呢!看到他41岁了还没秃没胖依然帅得像活雕塑,大多数人就在不可思议的惊叹中放下了心。

 

安静的美男子

 

在这个明星吃个面逛个街上个厕所都要发微博的时代,金城武没有微博,更别指望他参加《奔跑吧!兄弟》,今年早些时候好不容易被“冰桶挑战”逼出来露了一小面,也以环保态度和那句“不再点名别的明星”秒杀一众作秀明星。

 

 

在《太平轮》的发布会上,记者终于有机会堵住他,问大家最想知道的问题——有新恋情吗?他害羞支吾了半天,才小声说:“还是一样,还是一样…… 单身,单身。”记得3年前《武侠》宣传的时候也是这个答案。

 

平时在忙些什么?“我的生活很无聊,很少出门,拍完戏就回家睡觉,或者打电动、看书看DVD 打发时间,偶尔会去附近的小面馆吃面。”

 

 

相信数不清的男人在心里咆哮:“要是我长成你这样……”可他偏偏辜负了这美貌,习惯了空独眠的日子,所以,这个时代,安静的美男子只有金城武一人。

 

天生男神

 

金城武(1973年10月11日-),因父亲是日本人,故苗字金城,名武,昵称Aniki,生于台湾台北市,父亲为日本南方的冲绳县琉球人,母亲为台湾人。由于出生于11日,十一合起来便是士,因此父亲取名为武,合起来就是武士。

 

陈可辛在获知《如果爱》获金像奖11项提名时说,“其实,我更愿意用这11项提名,换金城武的最佳男主角的提名。他没有提名,是我最大的遗憾。我跟周迅经常说,我作为导演,她作为女主角,都只是合格而已。但金城武在这部电影里是最好的。真正喜欢《如果·爱》,看懂这个电影的人,最肯定的必然是金城武。”

 

 

围绕着金城武流传的都是一些神话般的说法,蔡康永说:他的帅是吓死人的帅,是非地球人的帅。他也时常被问到,一直被冠以英俊和魅力男士的称号,有没有感觉才华被忽略。他丝毫不辩驳,“我不是一个好演员,”诚实到让提问者不知如何继续。宣传《如果爱》时,谈到“成为知名演员,幸运与努力的比重”时,他说:“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,没付出过努力……”

 

所有跟演技相关的话题,他一率以“一切按剧本”以及“照导演的意思”来回应。演出《十面埋伏》时,他更强调“每个场景,导演都会先做一次,我再尽量模仿他说对白的神情语气。”

 

尽管如此,他仍然是许多导演的至爱,他身上有着自己都觉察不到的戏感和魅力,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,正如王家卫所言,“张国荣的眼睛里有故事,梁朝伟的眼睛里有黑洞,金城武的眼睛里有人生。”

 

如果不是生了无法被埋没的惊世容颜,他也许会更适合做导演的工作。他时常让自己陷入长时间的奇思怪想中,《重庆森林》里狂吞凤梨罐头和《堕落天使》里替猪肉按摩的新奇意念都是他提出来的。

 

 

他经常梦到自己一觉醒来,外面一片荒芜,全地球只有他一人存活。他很想把这个梦想也拍成一部电影。但每次被问到何时能见到天日时,他只能玩笑地答:“一直在创作中,有可能到80岁,才变成‘精选及变奏版’之类的形式见人,搞不好到时候还会得到一个奇怪的终身成就奖。”

 

在印度的皈依

 

从小因妈妈、外婆信佛,金城武也与佛结下不解之缘。“我天性顽皮,每次跟妈妈去拜神,一上公车就四处走,总不会乖乖地坐在位子上。有次跟妈妈拜完佛坐公车回家,妈妈把拜过的佛珠链戴在我手上,我居然一反常态,不但没有乱走,相反一直一语不发很安静地坐在位子上,偶尔口中还念念有词,妈妈也觉得很玄妙。”

 

20岁生日之后,强烈感觉到自己已经长大成人的他,对许多事物都有了另一番见解,他说现在自己最常想到的问题是:到底什么是绝对的?今天的对可能变成明天的错。“就像你去看一些喝酒的男女,你原来觉得那可能是一件肮脏的事,但是当你坐在那边听他们讲话的时候,却发现其实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。”人只是习惯用自己的标准看事物,但这是一个两元的世界,一件事情一定有好坏的两面,却都只是暂时性的东西。

 

 

 

拍《心动》时,张艾嘉拿了本《庄子》给他看,没想到这反而让他变得更不开心,“因为你看了之后就会去想,越想越觉得沉重。”心中的很多个“为什么”,在当时像骨牌效应似的接踵而来。

 

人们喜欢听明星谈女朋友的标准,谈对合作导演的看法,谈当地的天气风土人情,可是他坐在那里略微皱一点眉头谈着“没有什么东西属于自己”的感觉,无论小时候读书上或者是长大后的爱情,世界过早给他看到“无常”,这给他的眼神里增加了深度悠远,却也让他难以找到简单透明的快乐。

 

1997年,金城武去印度朝圣,并决定皈依,“我的皈依并不想求什么,皈依了也没有念经,因为我是懒惰的人。”

 

宾馆闭门念一个月的经

 

信奉密宗后,他对名利看得倒是越发的淡泊了,工作不再是压力,他可以两年只拍一部戏,精挑细选只为兴趣,他用“好像开便当店”来形容自己的演艺事业,“开业时自然要好好做,哪一天不想做了,就收起来也不觉得可惜。”

 

性格孤僻的金城武对哲学很感兴趣,而且相当喜爱佛教小故事,他于1997年皈依宗南嘉楚仁波切门下。金城武称“信奉密宗之后,我对人生及生活上很多观念有了不同的看法,我比以前更乐观、随缘。”

 

 

当被问及自己的修行时,金城武笑说对修行态度是“一切随缘”,也曾透露过自己算不上是修行者,因为常常不用功念经。但之前在拍摄《如果爱》时,陈可辛导演“服了”金城武学佛的虔诚,爆料金城武曾在宾馆闭门念了一个月的经,“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年轻人,十几岁就成为明星,但是到今天还是无欲无求。哪个年轻人不喜欢出去玩儿?但金城武却不是这样,他从来不出去,拍摄两个月,他有一个月都待在宾馆房间中念佛,内心特别平静。对于媒体的态度,他有着自己的风格,他很像张曼玉的感觉,对媒体很保护自己,不愿说得太多,而且他确实很怕见人,为人内向。”

 

和金城武合作多年的广告名导彭文淳曾表示,金城武因修密宗后成熟许多。而向来不轻易为商品代言站台的他,就曾在百忙的行程中,特别抽出一天的时间由香港飞回台北,参与宗南嘉楚仁波切的讲座,对此重视可见一斑。

 

喜欢动物超过喜欢女人

 

多年来金城武一直是这个圈子最特别的存在,从1989年签约开始,再大的诱惑也没让他动摇过,他依然怕生,不喜欢宣传,不喜欢拍照,在人多的环境里会局促不安,所以在他红到可以自己做主的时候,他的曝光率反倒越来越少,低调的处世态度,非但没有削弱他的魅力,反而为他塑造起神秘性感的形象,让更多追随者趋之若鹜。

 

他并不认为这些就是成功,“什么叫做成功?我们的工作对成功的定义是不是拿奖?问题是拿奖能成功吗?还是用赚多少钱来衡量?赚钱就表示你成功了吗?也许对我来说,如果有一天,我可以变成一个乐观的人,那我就成功了吧。”  

 

他承认自己是悲观的人,面对任何事,一定会先往最坏的地方想:“常常有一种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你的感觉,生活也好,谈恋爱也是一样,万事无常,你知道万事无常可是你还是会去争取无常的东西。”

 

 

金城武的感情生活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神秘,虽然媒体传过他和宫泽理惠、杨采妮、姚宜君的绯闻,最后都无疾而终,他惟一公开的只是自己上学时代的初恋故事。

 

“我不太懂处理感情的事,也不是爱情至上的人,爱情这回事永远都是开心和不开心参半,在我的心目中,朋友的地位占更高的比重。”

 

甚至他喜欢动物也超过喜欢女人,因为“动物比人单纯,不需要费心思猜它在想什么,你对它好,它会给你回报,女人就没有那么简单,谈恋爱是件太麻烦的事。”

 

他承认自己并不是专情的人,“我会很容易投入到一段感情中,但也很容易走出来。”他更不讳言,“会让我心动的女人至少要长得漂亮,自然不做作,当然能沟通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

他时常一个人旅行,去沙漠、去北极,,其余的精力则放在电脑、电玩和DV上,他自己设计程式:用电脑画漫画,把用DV拍的实验电影,在电脑剪辑机上完成作品。他开始习惯寂寞,喜欢在游戏里生活,在虚拟的世界电影城,他是一个平凡的上班族:用贷款买了一间小小的房子,刚谈完一场恋爱,准备给自己放一个长假……

 

所以,这个时代,安静的美男子只有金城武一人。

 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:afachina_runhui@163.com/QQ:540116422/陕ICP备09001060号 ©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/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