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大家之家>>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>>正文内容

由占座想到占山为王

1

90年代,去看义乌小商品市场。当时中国的交通,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,因为倒腾生意的人多,火车座位就须去抢。我们在下面排队,前面上了火车的,就给同伴占座。待我上去,座位已经被人占完了。我不管它,找个没人坐的位子,一屁股落下去。这时,就听到旁边有人喊:“这位子有人了。”我瞥了他一眼,说:“我不是人么?”那人一听我是北方口音,于是便说:“好了,让给你了。”我也再没吭声,心想,这特么的怎么是你让我的。明明你的伙伴没上来,明明我比他上的早,凭什么让你给占。

 2

还是90年代,从包头上火车,往北京走,乘的是一趟由东北开来的火车。

照样没座,照样站着,看人家大吃大喝。

旁边,一家东北人,三口,男的彪形大汉,女的小巧玲珑,夫妻俩带个两三岁的孩子,占三人座。那孩子显然不够一米二,应该没到买票的年龄。一个长相似南方人的男人,兴许是站久了,累了,就挤着他们,搭了半个屁股,腿还踅在过道间。

就这样,那东北男人还是不让。大概是撵他不走,于是便去了洗漱间,用雪碧饮料桶装了两桶凉水,直接倒在了南方人身上。

南方人不吭声,但也没有走的意思。

我是局外上,加上生性怯懦,没敢管他们的事。当时心想,这家人大概有钱,给孩子也买了票的吧。若不然,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底气呢?但你即使买了票,那么小的孩子也占不了多大位置,让久站着的人坐会,不是一个人应有的起码义务么?人的同情心哪里去了?虽然心里一直耿耿着,但一看那彪形大汉,还是憋着没管别人的事。

3

再以后,经的事多了,发现占座在中国是一种普遍现象,公交车上,图书馆里,候车室间,自习室内,到处都可以凭空占座。

还有,买东西,办业务,挂号时,你在排队,可你前面的一个人,硬是让他的好几个熟人都插了进去。

你想发作,想把他们揪出去,但一看你后面的人没一个说话,也就忍忍算了。

慢慢地,也就见怪不怪了。慢慢地,麻木后感觉这也是正常的了。

但于心里,还是有些不平的。我辛辛苦苦一大早来了,却发现你昨天就把位子给占了。有的放件衣服,有的摞着砖头,有的甚至还直接用车锁给锁上。这些人直接把公共资源当成了自己家的专有物了。这些人心里有个概念,我昨天在这里坐,今天就得继续坐。今天你即使来得再早,也没用的,因为它昨天属于我。

最近在网上看,考试期间,一些大学生因为占座的事,经常发生矛盾,最后大打出手,把学校弄得乌烟瘴气的。

是啊,兴许你占,就不许我抢么?占得到就占,占不到就抢,这大概就是当下一些人心中的社会逻辑吧。

 4

今年,去福建开会,会完后去鼓山看了看。下山后,又想去看看造船博物馆。因为是半道上车,公交上自然是没有座位了。同行的一位师大的老师,七十多岁,满头银发,也跟我站一块儿。一辆公交,座位上多的是年轻人,却没一个起来,让这位大爷坐坐。我们都是知识人,都有很高的文明素养,知道人家先上的车,只能等半道上下了人后再让这个老师坐。但内心很是不屑当下国人的这种素质的。心想,我们的良心都让狗吃了。

5

如果凭此一点再往大想,其实生活中与占座一样恶劣的事,又有多少呢?

前一阵子,各个系统都有所谓的照顾内招。譬如石油系统、银行系统的子女,可以内招到自己的系统里来工作。部队里的孩子可以凭爹的关系优先参军、提干,行政系统的孩子可以凭爹的关系直接去某个部门就业。后来,行政事业单位实行了考试制度,但内部孩子总还是可以凭借家长的关系,在面试等环节占得先机,被优先录取。至于其他外行业的孩子,你只有看的份。问其理由,他们可以冠冕堂皇地说,这是我们自己内部的孩子啊。我们做父母的为这个行业奋斗了一辈子,我们的子女进来工作,有什么不可以的。但如果你仔细推敲一下,这样的逻辑是不成立的。你辛辛苦苦地为国家工作了,其他人就没辛苦工作?你在这个部门工作,这部门就是你的内部了?那我作教师的,作医生的,是不是也可以把医院和学校当成是我们的内部呢?其他人的孩子是不是也可以一样地顶替他们的父母,教师的孩子再当教师,公务员的孩子再当公务员?这和过去的世袭制度不成一样的了么?

在中国,只有农民的位子没人来抢,农民的孩子世袭当农民,似乎是天经地义的。官员虽称人民的公仆,但还是大家抢着来做。相反,却没有太多的人抢主人的位置。

 6

最近读了篇网文,说官方通报,改革开放四十年,中国先富起来的,90%都是干部子弟。我没看过这个官方通报,不知道这个信息的真假。但相信一点,干部们都是手里握有资源的人。有了资源,为自己的子女大开方便之门,是没的怀疑的。我先占了这个位置,有便宜当然就由我的亲人来沾了。没听过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么?只有陈涉这样的傻蛋,才会怀疑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的。

 7

其实世界各国,都实行过封建宗法制,都是贵族世袭的。王的儿子继承王位,伯爵的儿子继承爵位。但一到资本主义社会,这种体制就分崩离析了。我们国家,也在民国以后就把这种子承父位的社会制度剔除掉了。但于骨子里,这种宗法制的观念,却还是根深蒂固的。老子是做官的,儿子一般也会做官。老子的官越大,儿子的官一般也不会小。老子有权,儿子肯定会有权或者有钱。不仅儿子,还有三姑六姨七伯八舅子,还有秘书,甚至小三等,一统都拉来享受,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么。这不也把公共资源当成了自己家的了么?这事怕比一个占座的事,会造成更恶劣更严重的后果。

为什么我们要拼命考上大学呢?为什么千万人都在挤那条独木桥呢?

大约,不过是为自己占个座,然后荫及子孙,给子孙后代也留个位子。

8

任何一个时代,任何一个社会,资源都是有限的。

公共资源私有化,为所有文明社会所不容。

有的人,一旦坐上了那个位子,一旦掌控了某种社会资源,便有了此树是我栽,此路是我开,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的思想,便想依靠此等权力寻租,这种占山为王的意识,远比生活中占个座要卑鄙得多。

我们应唾弃生活中的占座者。

我们更应该唾弃社会中的那些占山为王者。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:afachina_runhui@163.com/QQ:540116422/陕ICP备09001060号 ©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/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