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大家之家>>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>>正文内容

蔡振华列传:仕途荆棘虚名在 天下谁人不识公

蔡振华,江南无锡人士也,家中行三,有一兄一姊。振华幼习国球,少入体校,打遍无锡罕逢敌手,夺少年冠军。

彼时动乱初终,百废待兴,国球恐后继无人,振华虽年少,战绩彪悍,遂右迁入朝,豪言:吾誓取世界之巅,时国乒长老许公闻之,曰:小子太狂!既而成队中之擘,性顽劣,常与小弟聚众吸烟,屋内似蓬莱仙境。一日,烟蒂未灭,燃及窗帘,振华与众困于房中,幸有路人由此经过,遂报警救之,吸烟之事亦东窗事发。

西历81年,世乒之战,蔡师庄家富问之曰:若赛至终极之战,汝敢干否。振华历目正色道:干!然决战前,队内有大人与振华密谈,使其让魁首于闽人郭跃华,允其未来之时,必将金牌返还与之。振华默然,只能听从。期年之后,振华与郭于终极之战再度相逢,队内大人勉之曰:汝与郭可公平竞赛,尔必胜!振华听此言如五雷轰顶,耳目眩晕。大战之时,已无心应之,含泪落败。

及至退役,振华远走大秦(意大利古称),成秦军主帅,金三万,乃数万倍于国内之将。初至外洋,言语不通,振华刚毅,数月之后便可交流如常,秦人惊叹之。凡三年,振华生活无忧,除本职外,观蹴鞠,赏歌剧,不亦乐乎。

其后三年半,国球再举世乒之战于德意志,振华率秦军参战。其时,我国乒接连败北,四大冠军无一所获,振华掩面不敢视,言:我泱泱中华,竟落如此地步,呜呼!遂弃万石之薪,毅然归国,成男乒之帅,以铁腕治军,销锋镝,排异己。时,军中之精兵如国梁、令辉者,常于熄灯后偷走出营,振华遂夜夜查房。更有男女兵士私定终身,振华听之,将女卒驱逐出队。然振华亦是性情中人,常于镇压后以泪拭面。振华腰疾未愈,常伏场边指挥众将操练,小憩时,众兵卒无不争相侍之,友人笑之曰:汝可称乒乓大帝。

数年后,国乒崛起于阡陌之间,国梁、令辉、王楠者,若擎天之柱,策马悉尼、驰骋雅典,众人无不惊叹。世人赠一绝对于振华:有志者事竟成,百二秦关终属楚;苦心人天不负,三千越甲可吞吴。此功勋,使振华炙手可热、官运亨通。丁亥年,官拜体育侍郎,封候补委员。世人言,尚书之职,虚位以待之。

尔时,蹴鞠成我世间之瘤。贪官污吏沆瀣一气,恶霸泼皮同流合污,国人每言之,无不叹息痛恨于足协大蠹。朝野闻之,无不震怒,遂以雷霆之势,斩罪魁于马下,史称反赌扫黑。风暴后,蹴鞠之域无人执鞭,然此事关乎国之颜面,不可一日无人,振华临危受命,替辽东崔大人。及至任上,振华常与左右言:蹴鞠乃不归路,若能载入汗青,吾心甚慰。

时,振华决策幕布之内,运筹帷幄之间,派水师提督韦迪于前冲锋陷阵。屡番远赴扶桑,求东瀛蹴鞠法门,拜于三郎公门下,以求治国足之法。彼时国足如过街之鼠,内无人问津,外骂声如潮。振华力排众议,遍邀世界名帅。昔有卡马乔者,西班牙人士,曾率银河战舰,闻之欣然,唯盼薪水能过千万,然足协库内空空如也。振华听之,即电联王姓巨贾,王君本以足球起家,腾达后愿为中华蹴鞠再添薪柴一把,遂出资。奈何我蹴鞠大军已病入膏肓,卡帅亦无起死回生之力。西历13年,我国足与弱旅暹罗交锋于合肥府,净吞四蛋惨败,举国震惊。国足之范大将军,于前怒斥之:不要脸!卡帅旋即被罢,竟毫发无损携三千万而走,众哗然。扶桑三郎公闻之曰:蹴鞠之技,吾已倾囊相授,却无药可救哉!

其后,振华亲自出山,身兼足协之主。期间蹴鞠大赛,商贾云集,国足战绩却起落不定,世人将其罪归于国球,怒斥振华曰:蔡乒乓!更有甚者,将其比为北宋蔡京。振华听之,唯有苦笑。时至十二强,国足四场仅拿一筹,出线之路荆棘丛生。兵败叙利亚于长安城下,致万民唾骂。蔡无奈,不顾临阵换帅之大忌,力斩洪波。后苦说里皮,家印,二人为之感动。银狐接手,举世瞩目,激众将士气,修国足战术,国足连战连捷,怎奈已是回光返照,终含恨出局。

当此之时,振华上失庙堂之信,下无百姓之心,紫微没落,黯淡无光。其后一年,尚书苟氏替川人鹏,府内震荡。苟氏履新,视蹴鞠为破墙之锤,令我蹴鞠之赛尽行新政:限外援、迫新人入阵,振华就任以来之心血恐消耗殆尽,遂拍案而起,据理力争,遭斥。一日,杜姓大人携尚方宝剑来到,振华已无力回天,调任他处。

振华之官途,如汉飞将军李广,年少成名,久经沙场,正待建功立业之时,却身处异乡,苦战无功,终泯然众人。

后人赠诗云:乒乓功绩总成空,蹴鞠大业在梦中。仕途荆棘虚名在,天下谁人不识公。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:afachina_runhui@163.com/QQ:540116422/陕ICP备09001060号 ©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/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