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大家之家>>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>>正文内容

白屋:有一种孤单叫不屑

 

-1-

年轻的时候,最怕孤单,最怕被人冷落。于是,哪里人多就到那里去,哪里热闹就往那里钻。听到哪家有酒场子,就赶紧去蹭一杯喝。听到隔壁有麻将声,就去将其中的一个人硬拽起来,自己上去打几圈。可是,一阵狂欢之后,内心却又一次生出无限的悲凉。感觉到这瞬间的热闹,须要用成倍的孤寂来置换。

曾经在上海的南京路上,感受过最无助的孤单。似乎,全世界的豪车都从这条街上开过,全世界的有钱人都在这些店里购物,全世界的美女都在这片天地逛悠。我如一叶孤舟,在这茫茫的人海中漂流着,心中格外苍凉。多年前曾经写过个《都市流放》的文章,大意是古代人流放人,都是把人送到不毛之地,让他难受死。若现代还有流放政策,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放在闹市区,让他孤独死。

曾经嘲笑那些不合群的人,认为他们没有人缘。

 -2-

可是,随着年龄的堆加和阅历的增长,时间却给自己的人生筑起了一道冷寂的围栏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不再喜欢热闹,不再企望进入到人多的场所里去。甚至吃饭也只是一个人静静地找个角落,看别人三五成群谈笑风生。朱自清在《荷塘月色》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和水里的蛙声,但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。”读到这一句,感觉我格外地理解朱先生了。

更多的时候,愿意一个人旅行,幻想着如古代的李贺那样,一人一驴一僮仆,畅游美好河山。即使是坐车火车飞机去旅行,也觉着自己只一个人。

在人头攒动的机场车站,在数百人的电影院,我找不到伙伴。

被许多朋友拉进各式各样的群里,但更多的时候都是看他们讨论发言,自己只是旁观。要么,悄悄地从群里退出,读更有深度的大师,与他们的灵魂共舞。

 -3-

这世界,定然是由人组成的。

但是,有人来自火星,有人来自水星。有人为女娲亲手捏成,有人却是她老人家用绳子从烂泥坑提出来的。这样,就有了区别,有了不同心性和趣味,有了不同追求。

前一阵,参加了一个婚礼,被安排在一群政要豪富的桌子上。听他们攀谈,都说的是孩子位子房子车子票子的事,一个个过得都很滋润。说实话,这些东西我都想拥有,想有大房子高位子好车子以及更多的票子。但也是实话,我对这些东西,兴趣并不浓烈。若一味追求这个,年轻时应该是有机会的。怎样的成功才算是成功呢?不同人其实有不同的答案。选择了一条精神之路,就要对某些事物表示不屑。

  -4-

也是前一阵,与一个搞写作的老兄聊天。他说他现在闭门不出,手机放在免打扰状态,谢绝一切宴请酒会,更不去为某些人站台。他说,有朋友劝他,你这样时间长了,别人就会把你忘却。他说他就是想让别人将他忘却。我敬佩此兄的境界,他真的活出了自己的孤单。他不屑于被那些熙熙攘攘的名利打扰,不屑于热闹,达到了真正的超我之界。

 -5-

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,在他的《自我与本我》一书中,对人的人格结构对进行了分析,总结出了本我、自我和超过我的概念。

本我是求得到眼前的满足,就像一口沸腾着本能和欲望的大锅。它按照快乐的原则行事,急切地寻找发泄口,一味追求满足。

自我代表理性和机智,具有防卫和中介职能,它按照现实原则来行事,充当仲裁者,监督本我的动静,给予适当满足。

超我则代表良心、社会准则和自我理想,是人格的高层领导。它按照至善的原则行事,就像一位严厉正经的大家长,指导自我,限制本我。

本我代表欲望,自我代表理智,超我代表道德准则。

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人格层构里,与他人无关。

 -6-

当我们艳羡姜子牙、诸葛亮被周文王、刘备所重用的时候,有谁想过他们垂钓渭水、躬耕垄亩的孤单?

当我们惊叹庄子散文的汪洋恣肆时,有谁理解他游云梦、守漆园、织草鞋的窘迫?

你可能喜欢陶渊明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妙境,你却并没有读懂他“不为五斗米折腰”的不屑。

你可能赞赏李白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放达,你却并没有体味到他“安得摧眉折腰事权贵”的傲气。

在我看来,古代最孤单的人,莫过于陈子昂,一句“前不见古代,后不见来者”,便已将这种孤单呈现。

现代最孤单的人,无非是鲁迅,他在与一个时代作战。当他将文字当成匕首和投枪时,他就再也没有了伙伴。

而当代,最孤单的人大约就是崔永元了。他选择将一个社会最大的艳若桃李的脓包戳破,因此招来了满世界的青白眼。即使他有再多的粉丝,他都是孤独的斗士。

-7

叔本华说:孤独是精神卓越之士的注定命运。

尼采说: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,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,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。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:afachina_runhui@163.com/QQ:540116422/陕ICP备09001060号 ©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/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