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大家之家>>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>>正文内容

高均善:故乡已经沦落,从此不在思念

远方的朋友来信,说他又梦见故乡的街、故乡的人,还有故乡的肉夹馍……

字里行间充满着柔情。

我不想伤害一个远走异国的游子的心,于是经常拍些缤纷的画面,安慰他的思乡情怀。

其实我生活在这个被别人称作故乡的是非之地,早已麻木了。

就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初的一个午后,我走进位于竹笆市的“樊记肉夹馍总店”,一行站着四五个服务员,表情滞纳,嗓门嘹亮。端上来的肉夹馍,居然比端馍的盘子还要大。我心想这家樊记名品店,还真的“名不虚传”,就凭这馍的分量,已经够“诚实”了。

吃了一口,似乎有点腥味儿,再吃一口,腥味里不但有肉腥,还有些鱼腥味儿。我百思不解,询问店家,一位服务员吐长了舌头……

从樊记肉夹馍店出来,又想起最近几天户邑、长安陆续爆发的非洲猪瘟,胃里七上八下,一直翻腾。

好不容易捱到桃园南路,肠胃才稍有安宁。举目之间,竟然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大街两侧,一霎时鼓起了一个个臃肿的白色大包,似乎来到了殡仪馆,恍若一排排白色的花圈……

询问得知,这路上,遵照某书记的指示,更换了所有的行道树,栽上了南方的景观稀贵树种,因为耐不了长安的严寒,所以就用白色塑料,把树包裹起来。

冬日的古城,已经凋敝,比自然的摧残更猛烈,更野蛮、更残酷的,是权力的肆虐。

这座两千多年的历史文化名城,先有孙清云的蚕食,后有魏明州的折腾,再后来城头变换成“上官王子旗”,古城已经被涂抹得面目全非了。

先是曲江万人捡拾烟头大会战,后是迎宾门前千架无人机集体倒栽葱。再后来,古城无处不开挖了,换草换树换道沿,换了地砖再换锅,就是从来不换药。

什么药如此长效?没有限制的权力。纳税人缴纳的税金,就像书记市长家里的存钱罐,他们啥时候想伸手就伸手,想摸多少就摸多少。只要把给他们派发“乌纱帽”的那个人搞舒服了,就一切都无所谓了。

屁民们就算骂上天,天又能把他们怎么样?

指望这些人搞改革搞开放?

所以我忍了很久,才含蓄地告诉朋友,安心待在异国他乡吧!那儿没有乡情乡音,却有普遍的礼貌和尊重;那儿没有

浮世的繁华,却有琳琅满目且干净放心的食品。

尤其是,那儿不会有无所不能、无所不贪、无孔不入的权力。

至少你深更半夜不担心被强拆;你吃不上肉夹馍,却也不用担心非洲猪瘟;你见不到熟悉的脸庞,却也难见一幅幅充满戾气的痛苦的表情……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:afachina_runhui@163.com/QQ:540116422/陕ICP备09001060号 ©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/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