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大家之家>>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>>正文内容

乔木 | 美国总统,活着窝囊,死了可笑

12月5日,美国为去世的老布什总统举行国葬。葬礼在华盛顿国家大教堂,全国降半旗,联邦机关放假哀悼,股市休市一天。

 

刚好前一天由于投资者对未来悲观,股市暴跌,借此缓一缓。

 

前不久去世的麦凯恩(越战俘虏、资深参议员、总统候选人),因深孚众望,也获得国葬的殊荣,葬礼在国会举行。遵照本人遗愿,家属和治丧机构没有邀请川普,将总统挡在国会门外。

 

这次川普被邀请了,而不是网传的一段视频,他被拒绝入场,只好躲在走廊外的柱子后手机拍照,还被工作人员喝止。

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入座后,旁边的奥巴马总统夫妇和他们客气握了握手,再旁边的克林顿总统夫妇点了点头,再旁边的卡特总统招了招手,就目视前方,不再搭理他了。

 

川普曾对奥巴马的政策和人身,进行激烈攻击,怀疑他不是出生在美国,根本没资格当总统。奥巴马夫人刚出版的自传里,还明确表示不能原谅川普对丈夫的抹黑、对女性的歧视。

 

克林顿夫人在两年前的竞选时,川普和她直接交火。由于她违规用私人邮箱办公,川普扬言当选总统后要把她送进监狱。克林顿夫人则指责川普和普京勾结,俄国介入了美国选举。最新的调查也表明,普京选前会见川普亲信时,表示愿意在莫斯科,为建设川普大厦提供方便。

 

至于民主党资深的卡特总统,虽然没有交集,但对原来是民主党、后转投共和党、大放厥词、各种不堪、非典型政客的川普,也是心中不屑。

 

但美国政治透明,政客都是明斗,再怎么内心不屑,台面上也能握手言欢。

 

布什父子作为共和党的主流派,不喜欢川普的言行做派,在他曝出侮辱妇女的言论后,公开撤销了对他竞选的支持。

 

但川普自有选民支持。现在为前总统国葬,按照惯例,他必须要来。

 

人虽来了,但贵为老大,没有安排他发言,只能在台下做看客。

 

窝囊。

 

发言的人有小布什,他说爸爸不怕死,因为年轻的时候已经死过两次了,激起全场一片笑声。

 

美国民众知道,老布什十几岁时得了葡萄球菌感染,差点送命;二战时作为海军飞行员被日军击落,侥幸跳伞脱险。

 

就像公众都知道,麦凯恩越战时飞机坠落海中,被越共俘虏。他作为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的儿子,拒绝交换,忍受折磨,五年半后停战,以伤残之身回国,后从政。

 

美国人认为战俘也是英雄,川普却公开说他不是因为战斗,而是因为被俘才成为英雄,舆论哗然,结下梁子。

 

麦凯恩遗嘱拒绝川普参加葬礼,因此即使是国葬,总统也只能被拒之门外。

 

小布什还开别人的玩笑,回忆老布什住院时,他父亲的老朋友、曾任国务卿的贝克来看望,两个老伙计聊得火热。贝克走时借口饮食禁忌,顺走了父亲的灰鹅伏特加和牛排。

 

小布什更是开老布什的玩笑,说他爸爸也喜欢开玩笑,有一个专门的电子邮箱名单,会和其他人会分享逗乐,包括一些色情笑话。

 

但是他不在名单上,估计是爸爸害怕他学坏,故意把他拉黑了。好在还有别人转给他。

 

小布什对父亲的悼词,多次激起全场笑声。

 

“对我们来说,他接近完美,但并不完美。他的缺陷是无法忍受蔬菜,特别是西兰花。顺便说一下,他把这些缺陷也遗传给了我们。”

 

小布什最后说,“他是最好的父亲,他现在会抱着Robin,握紧妈妈的手。”

 

全场掌声。

 

Robin是老布什的女儿,1953年3岁时因白血病去世。老布什夫人,几个月前刚刚去世。

 

现在他们团聚了。

 

其他发言的人,也是妙语连珠。前参议员辛普森一开口就说,老布什住院时,他去看望。陪护的人说,准备几句好话,时机成熟的时候让老爷子高兴一下,看来今天“时机成熟”了。

 

全场哄堂大笑。

 

美国人的葬礼,严肃但不压抑,难过但不哭泣。没有宏大叙事、高度评价,多是生前的趣事、感人的细节。

 

刚好三天前,在办公室被下属枪击死亡的美国《侨报》董事长谢一宁,其追悼会在洛杉矶举行。前面讲话的中领馆领导、华人名流、亲朋好友,都是一脸肃穆、高度评价、哭哭啼啼、忧思难过。

 

中国人的文化是哭丧,美国人的习惯是喜丧,虽然难过,但是讲点死者的幽默,能让人破涕为笑最好。

 

最后讲话的是谢一宁的女儿。她5岁来美,受的美式教育,名牌大学毕业,讲话也是美国习惯。

 

小时候由于父母离异,妈妈不在身边,爸爸一个人照顾她。中医说女儿的身体虚弱,需要补;西医说孩子营养不平衡,缺乏维生素C;他自己又不希望女儿像他一样矮,正在长身体,需要拔高。

 

"于是,爸爸每天早上都给我煲一锅广东鸡汤,说是大补;又给我倒一大杯橙汁,说这里面有维生素C,身体也需要;然后再给我一大碗牛奶,说这里面有钙,可以帮助长个子。”

 

“所以我每天早上都得喝了这三样东西,然后到学校去拉肚子。" 

 

"但是我知道爸爸这样做,是一个单亲父亲给我的所有的爱。他眼看着我喝下鸡汤、橙汁、牛奶,就像看着我消除疾病,健康长大一样”。

 

终于有人笑了。女儿忘不了爸爸,人们记住了父女情深。难过之余,我为人大校友有这么个女儿而欣慰。

 

去年刚来美前半年,我也是一个人带11岁的女儿。她要上学适应,我要找房、找活、管她。狼藉抓瞎,叛逆冲突。每次她和妈妈通话,都是控诉。

 

不知将来“时机成熟”了,她会怎说?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:afachina_runhui@163.com/QQ:540116422/陕ICP备09001060号 ©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/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