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大家之家>> 学院文学 作家专栏 牛明专栏 往事如初>>正文内容

牛明:往事如初 十八

十八

 

杨军和王哲一起筹办班级刊物,向同学征集刊名。

先是“芳草地”,被多数人否定,认为过于老套,了无新意。

“‘未名草’呢?”这是连升的主意,“北大有个‘未名湖’,鲁迅二十年代发起过一个文学团体,叫‘未名社’,咱们起个‘未名草’,刚长出来的芳花鲜草,还没有出名罢了,怎样?”

杨军他们认为有“套作”之嫌。

“中美知识产权谈得正紧,不给国家添乱了。”张老大从大局着眼,认为不好。这样,“未名草”也不行。

“我看,就叫‘风淡云轻’。”继而张老大打破一时陷入的沉默,斜刺里杀将进来。众人一惊,萧山、连升,包括王哲,皆齐呼:

“为什么?什么意思?”

张老大一时语塞 ,怔在那里,半晌不言语。最后一直未言语的剑楠开了口:

“大哥中了魔怔了。行了,老大,一会儿‘蓝天’,一会儿‘风淡云轻’,能忙得过来不?”众人愕然,不知剑楠话中的“蓝天”和“风淡云轻”皆何所指。倒是剑楠最后给提出的刊名,竟获得了多数人的认可。

“王朔有本小说,名曰《玩的就是心跳》,班刊就叫‘心跳’。”

剑楠顿了一下,接着说:“年轻时候认为有很多重要的在前面,只要不停地奔走就能看到,走过来了发现重要的都在身边发生了。这是王朔说的,不用多解释了吧。就叫‘心跳’怎样?”

剑楠的“心跳”的确颇具新意,想他人所未想,俗不失雅,词小意丰,挺有内涵。

《心跳》第一期在王哲的努力和辛劳下如期而至,512宿舍每人拿过一份默默读过。不多时,一首属名为“燕飞”的诗作引起了大家的注意:

口香糖,嚼来嚼去;

我的手指,扣在墙壁。

空气有些发紧,凝固在耳边,

心里有些后悔,但已没了志气。

只见高大俊朗,不差娇小妩媚。

你深情,专注而投入,

我慌张,羞涩而悚惕。   

你臂膀紧紧环拥,

我身体微微颤抖。

不是我接不接受,

不管你相不相信:

心中的涟漪

就这样分明。

“谁写的?”

众人面面相觑,猜测纷起。

“这名字我倒知道。燕飞,出自诗经《邶风· 燕燕》‘燕燕于飞,差池其羽’。老主任前不久刚讲过的,还写了板书。只是具体是班上的谁,不好说。”萧山说道。

剑楠道:“我有个提议,你们看,班刊‘心跳’这名字是我想的,对吧,咱们也心跳一把,咱们几个人猜,看这‘燕飞’到底是谁。王哲,你是编辑,你肯定知道谜底,你就别猜了,你给我们最后评判,行吧。如果谁猜对了,谁就去请‘燕飞’去跳舞,但舞票就要没猜对的人去买。怎么样啊?”

“有些厚颜无耻。”张老大看着剑楠。

“老大你就弃权吧。你趴在窗台俯视天下,老也老了,请你跳舞,你还能蹦跶起吗?”   

这时,正秋一直在捧着《心跳》第一期,就没离开视线,听剑楠一说突然开口:

“猜猜可以,还跳舞?”

“嗯。猜不到的、猜错的请大家跳,买舞票,猜对的去请那个‘燕飞’。那次杨军组织的地下舞厅,档次太低了,满洞的葱头味。”

正秋还想说什么,嘴唇动了一下,没说出。

剑楠已经给大家发纸条了,说都写在纸上,把自己猜到的名字。

最后,往纸条上写了的是连升、剑楠、萧山、吴冰。正秋没有写,抬腿上了床,翻身朝向了墙里面。张老大摇了摇头又回到了窗台看起了窗外。鹏举呢,一直没回来,说是去对象家了。王哲是准备揭开谜底的。

萧山在纸条上写着“张晓玲”;

吴冰这次够积极,写着“王哲”。

怎么会是“王哲”?也许吴冰有自己的理由。

剑楠写着的是“宁雪”。

连升在纸条上写着“白萍”。

“我猜对了吧,是不是宁雪?王哲。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那是谁呀?”

“其实我应该替作者保密的。这么说吧,连升猜对了。”

“李剑楠,看你那智商,刚才我怎么说来着?”张老大转过身,看了一眼床铺上的正秋,批评起了剑楠。

“你没说我智商呀。你刚才评价了一句我‘厚颜无耻’,这属于德商。”

剑楠有些淡然,泄了气似的。不过,他主动掏出钱,交给连升;萧山和吴冰也把钱掏了出来,都交给了连升,让连升赶快先去订舞票,学校工会舞厅的票一票难求,需要提前去订。连升就说那萧山去约白萍吧自己就管订票,剑楠就对萧山说去请白萍的时候,先约好,必要的话解释一下,还是编个什么理由。说这些的时候,躺着的正秋翻过身,朝地上他们几个看了几眼,看了看又转身过去终未作声。连升又提出是不是再约上思远,剑楠说好啊,那就要不再约上宁雪,萧山说可以,连升没有异议,那就让萧山一并去通知好白萍和思远,还有宁雪。吴冰这时想说要不自己不去跳舞了,思远自己也不熟悉,王哲要不也一起去,可是王哲一开始就说自己不去了,不能去的。去了,白萍就知道是王哲把自己名字透露出来的。

一番议定,连升和萧山便分头行动。

等他俩一走,宿舍便一时陷入沉静。

许久,剑楠才想到要拿张老大出一出气。

感到有些懊恼,对自己,因为他觉着自己也许根本不了解宁雪。那首诗一看就不是宁雪的风格。想到此处,就冲着张老大:

“好像你刚才说我智商怎么来着?”

“是啊,兄弟。当今之世,群雄蜂起,鹰击猱蹿,可你昧于大势。”

“那你呢?老大。喜欢人家‘蓝天’,哦,现在又冒出个‘风淡云轻’,就去追呀。没出息的每天老趴在窗户上干吗。”

“无知。你懂什么?《红楼梦》不是告诉你了,意淫,意淫,懂吗?”

“还《红楼梦》呢,大哥!自己啥样?就会白日做梦。”

“谁不做梦娶媳妇。”

“那好,别人摸得,你老大也可以摸。你就狠一下心,今儿晚上,也到五舍门口,把蓝天约出来,咱们一起去跳舞。要不,去合家欢,把那个服务员,你不是叫人家‘小妹’嘛,哦,不对,叫人家‘风淡云轻’,叫出来,当面说——我,25了,我喜欢你,你就从了吧。这也算你有这份心。”

“那,那——”老大有些语塞,结巴了一下,“那算什么?多没意思。再说,你以为‘蓝天’呀,‘风淡云轻’呀,跟你智商德商一样啊。”

“快滚!”剑楠终于怒不可遏,“没那贼胆就行了,一吃饱饭就在窗台上瞪眼珠子,让你猜个作者燕飞是谁,也不猜。我说大哥你瞪眼珠子瞪什么瞪呢?楼下校园就那么好看?”

“哥没去动物园啊,就在这儿瞪了。”大哥颇为凄苦,哀调连连。

“行了,行了。”

如果要真问一下“蓝天”是谁,其实连张老大自己也说不太清楚。

大家只知道是张老大在军训时注意到的一个女生。其时,正值秋高气爽,天气蔚蓝,体育系的,好像是王,又好像叫王什么莲。个子嘛,挺高。

“就是‘胖胖’的那个。”一次,张老大向萧山指了指远远站着的一个女生。

至于“风淡云轻”,张老大向大家解释,纯属“无心之作”“天然偶成”。

而就在剑楠和老大夹枪带棒你来我往发泄各自心中块垒之时,吴冰躲在蚊帐之中写下日记。

宿舍里就吴冰一个人支了蚊帐,冬夏皆如此,俨然成了吴冰的一个小天地。

自从上次夹着被子“跑马”之后,吴冰弄得更频了,直到筋疲力尽,身子一瘫,迷糊过去,脑子里王哲的影子渐渐隐去。

待清醒一些,便是一整天的自责和惶惑,还要写上长长的一段日记。而今天的这则日记,终成为日后有人读起之时了解吴冰的一个解码:

 

我现在自造的身体不好,也许还要恶化,也甚而要把我的命索去……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:afachina_runhui@163.com/QQ:540116422/陕ICP备09001060号 ©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/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