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大家之家>> 学院文学 作家专栏 牛明专栏 往事如初>>正文内容

牛明:往事如初 二十

二十

 

几人吃过饭后,剑楠正要起身结账,发现穆清娟站在吧台处,剑楠捅了一下萧山,示意他往那儿看。萧山看到清娟看着他,便走了过去。

“我把账结了,算我请你和你同学。”

“这怎么好?清娟,不用的,也不是我请。”

“谁都一样。别争了。学姐嘛,请大家也是应该的。”

萧山心有不悦,但也无可奈何,况且也不喜欢在人前推推搡搡,为结账之类的事情。

清娟的“突袭”惹得剑楠也有些不快。不过,剑楠、连升都看出清娟对萧山的执着,一个女生能做到如此,也不易。但是萧山说的也对,感动是感动,但感动不是爱情,连喜欢也不是。感动属于道德层面,而爱,爱情都属于神灵层面,它只能与爱情背道而驰,永无交会之时。特别应指出的是,当“感动”一词开始用在男女之间时,很可能就意味着要结束和分手,还有拒绝。

所有张晓玲为给正秋助威加油受凉感冒发烧那次,王哲忙前忙后,晓玲只是感动,感动之后便戛然而止,因为有正秋在。晓玲在正秋和王哲之间,她对正秋,那是“一往情深”,而对王哲,吸引、喜欢、欣赏,这些都有,唯独觉得没有“为之痴迷”。即便是王哲在“育才杯”演讲大赛中赢得了几乎所有男生、女生的欣喜和称羡之时。

“育才杯”演讲大赛是学校一年一度的“盛会”。其意义与功能已在漫长的学校发展历程中无限衍变,泛化了。

“校长的儿媳妇就是第十二届育才杯演讲大赛的冠军,当时正值八十年代末期,风云际会吧,那个女生也是咱们中文系的,口才非常了得,属于那种甜美圆润之类,不像你们92的张晓玲,口才好是好,但是太过锋利。人也长得漂亮,跟你们92的宁雪有一比。不过,没有宁雪一笑有两个酒窝。毕业那年,所有人都到基层,那年特殊情况嘛,只有她,因为和校长的儿子谈恋爱就留在本市了。是因为先谈恋爱留在市里,还是先留在了市里后谈了恋爱,各种版本怎么说的都有,不过,跟‘育才杯’是绝对有关系。萧山,这里故事多着呢。”

清娟目不侧视,坐在萧山旁边以学姐的身份对萧山讲述。

萧山目不转睛只看着前方“演讲赛”的会标和门口陆陆续续进来的观众。

此时,老主任、张辅导员、张德清老师、老讲师王西昌,甚至古代汉语谷老师都来了。各个系的选手一字坐在前排的左侧准备抽签上场。中文系被视为实力最强的。况且各系盛传,今年中文系一改往届惯常做法,不派女选手了,改派男选手。因为听说张辅导员说每次派女生,都成了校长、院长、系主任的儿媳妇了。

“这个娘家今年不能再当了。今年咱派个男生。”

张辅导员郑重其事地说。

中文系在辅导员这般苦思冥想后,最终推出的人选是王哲。

晓玲和萧山都对王哲被选中,予以肯定。

剑楠也是。只是,他看到演讲规定的“话题”后,有些不屑了。

在前面会标的正下方,是连升请思远早就用美术体写好了的演讲主题:

上山还是下海

剑楠对此嗤之以鼻。

“如果是你,老大你怎么选?”萧山问了张老大。

“我嘛,什么也不选!多此一举。”

“剑楠,你呢?”

剑楠不说话,漫不经心。他是觉得现在这一类活动动辄配合时事过于牵强,大家都装腔作势,没半点真实,习惯被习惯着,烦。  

“想上山就上山,想下海就下海,没有非此即彼。因人而异,没有对错。”这是他的常用话语。

上山,就是做学问;下海,就是去经商。

刚入学的迎新会上,老主任就给他们讲过一个故事,说是上一届两个男生,非要退学,去深圳闯去,怎么劝也不行,老师劝,家长劝,同学劝,最后还是走了,结果没过两个月,回来了,申请要复学。

“所以啊,大家来了,就要既来之则安之,安心学习,不是有首歌吗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,大家还是把专业学习搞好了。”

老主任不惜引用流行歌词语重心长引导新生。而剑楠当时就有不同想法。

他觉得那两个走了又回来的学生没劲儿!

“走了,还回来?走了,无论怎么都不该回来。坚持一下嘛。”

现在,学校又要通过“育才杯”演讲赛,引导大学生正确对待纷争,生怕走错了路,自毁了长城,说是一种选择,但明显是要“逼你上山”。

不出所料,演讲一开始,各系人马,几乎是众口一词,抨击了经商的丑恶,金钱的罪恶。所举论证,无非是奸商为了利润,制造了假酒,喝死了穷苦的农民,街上烤串的肉不一定都是正儿八经的肉,说不准还是耗子肉呢,至于金钱的原罪,什么“万恶之源”,什么“男子有了钱就变坏”“女人变坏了才有钱”,过去都是贫贱夫妻百日恩呀,现在因为做生意,下了海,成了有钱人,都做了陈世美。

张老大听着听着,闭上了眼,因为他看着数学系的那位选手讲着讲着还流出了眼泪,愤愤不平的样子。   

剑楠简直想拂袖而去,不是等王哲,萧山他们怕是不能再坐下去了。王哲又是最后一个,抽签定的,几人只好耐住性子等下去。

“真没想到,这些系的水平这个样。”

“主要是识见,识见浅薄。”

连晓玲和宁雪都看不下去了。

“咱们少安毋躁,看王哲的吧。”萧山回头对她们说。

王哲一身深色西服。前一天在宿舍向正秋学打领带,正秋先是让王哲自己试试,王哲从没打过领带,系了几次都不成功,其他人都说不会,因为正秋不言语,所以王哲觉得正秋肯定会,就向正秋请教。正秋带有炫耀之意边摆弄边说:“是要单结的呢,还是双单结,还是温莎结公爵结亚伯特王结?第一步,Step  Two,Step  Three……”

别说,王哲穿着西服,打上领带,加之身材板正,人也瘦,看上去精神、帅气且优雅。

吴冰一直怀着期待与欣然的心情在等待王哲的出场。

因为前面女生居多,故而,最后等王哲这个男生往台上一站,瞬间大家眼前一亮,别开生面,局面为之一新。张辅导员也确实手笔不俗,从评委到观众,似乎从压抑、沉闷中得到解脱,打了个机灵,活泛了起来。

王哲环顾了一下四下。镇定之后,先是掏出一个物件,众人一愣,未及细看,王哲说了:“大家看,这是什么?一个闹钟。”

众人惊讶未止,王哲开始讲述:

“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在任期间,一天早晨,他的秘书迟到了,看到华盛顿在等他,他就以手表慢了为自己开脱。华盛顿听罢,并没有直接批评,而是说了一句幽默风趣的话,提醒秘书要引以为戒。”

王哲一顿,接着提高嗓音向着观众席:

“那我想请大家想一想,华盛顿对秘书有可能说了句什么?”

整个观众席瞬间哗然,谁都没有想到,王哲能一下子调动起全场的气氛。

“如果你下次再迟到,就尽早滚开!”

王哲笑而不置对否,环顾左右。

“手表有毛病,就赶快换块好的。”

王哲轻轻摇了一下头,微笑着。

“我相信明天你不会再迟到了……”

王哲略微一低头,又快速抬起:

“华盛顿啊,他是这样说的,”他停了一下,“是你明天换一块表呢,还是我换一个秘书?”

萧山、吴冰、晓玲几乎是同时鼓起了掌,王哲待大家掌声渐落时,接着又说:

“这是我今天在演讲中要向各位表达的第一个想法,那就是——凡事不要找借口。面对眼前的潮起潮落,要有自己的定力。找借口其实就是一种逃避、一种放弃,所以上山还是下海,还需要讨论吗?”

许多人听到此处,都微微点头,连剑楠都附合了一句“就是嘛”。接着,王哲又讲道:

“王安石的《游褒禅山记》大家都记得吧。所谓华山洞者,以其乃华山之阳名之也。距洞百余步,有碑仆道,其文漫灭,独其为文犹可识曰‘花山’。本来叫花山,后人都叫成了华山。王安石最后怎么说?此所以学者不可以不深思而慎取之也。在这里,我要表达的第二个观点就是——‘慎取’。凡事要有自己的方向。上山,抑或下海,同学们,‘慎取’啊!”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:afachina_runhui@163.com/QQ:540116422/陕ICP备09001060号 ©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/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