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大家之家>> 学院文学 散文创作>>正文内容

我退掉了大部分同学群,我不缺朋友

最近中美贸易战再次成了火热的焦点,很多微信群都在谈论这个话题。有位朋友给我发了私信,他说自己是苹果手机的忠实粉丝,在微信群说了一些不太冠冕堂皇的话,有位和他交情不浅的同学暴跳如雷的怒吼:“你这个卖国贼,快点移民吧!”我的朋友立刻予以反击,但为此郁闷了一整天。

这些年,抵制的声音此起彼伏。不少熟识多年的人,突然发现对方是貌合神离的陌生人。很多时候,同学群成了重灾区,喜欢战狼的“义和团”和推崇民主、自由、法治的人格格不入。时间的悲哀不在于千山万水的阻隔,而在于曾经的情谊在截然相反的价值观面前变得支离破碎。

我很早就明白人生苦短,因此做事情干脆利落,从不拖泥带水。退出大部分同学群,这是很好的选择。凭心而论,很多人并没有太鲜明的立场,只是随大流的“沉默的大多数”。可我顽固的认为,“群”的根本意义在于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”的真谛。不少陌生人看了我的文章后,分享对人生的看法,交流各种感受。在“动物农场”,我们是一群边缘人,不懂食人族玩的炉火纯青的厚黑学,也不屑于那种生存之道。

我不回避金钱的重要性,没有基本的生存保障,任何理想都是空中楼阁。然而人生除了吃喝玩乐,还应有更高层面的追求。对自由的向往,对正义的渴望,对法治的呼唤,对公平的执念,这是正常人本能的期望。

我不是只看到黑暗面的“负能量”者,真实比虚假有价值。即使注定要面对残酷的现实,也应迎面而上,而不是自欺欺人的视而不见。我在乎公民的基本权利,只有奴隶才会只满足于吃饱穿暖的生活。我是突兀的异数,和食人族格格不入。寻找适合自己生活的地方,成了多年不变的执念。

到悉尼后,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。这里不是完美的天堂,但我感谢命运的恩赐。Queen Victoria Building旁边经常有流浪歌手在表演,他们不必担心城管会来没收器材,他们不会像丧家之犬一样被四处驱逐。

我好几次忘了给手机充电,无法使用Google地图,只好向过往的行人问路。大部分人会很友好的停下来,耐心的告诉我该往哪个方向行走,有的人甚至会陪着走一段路。这些人和我素昧平生,却像是熟识多年的老朋友。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绝不是因为彼此认识了很长时间,就会有所谓的情谊。在丛林法则的社会,“杀熟”和落井下石的恶魔并不罕见。

回头想想,我没有太多美好的同窗之谊,现在还依然保持联系的同学,本质上是因为对方是值得交往的朋友,绝不是因为在特定的时刻,大家在同一个教室呆过。我厌恶洗脑,痛恨对自由的剥夺。在不少人眼里,清高、孤傲、另类、自以为是、不合群,那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标签,但我毫不在乎。没有皈依基督教之前,我就是彻底的唯心主义者。即使神抛弃了我,把我逐出救赎的殿堂,我依然会继续做一个坚定的自由主义者,不和蠢货、白痴共同信仰一个虚伪的信仰。

在纽约定居的傅先生是我的长辈,彼此未曾谋面,但极度关心我在悉尼的生活状况。隔着浩瀚的太平洋和美洲大陆,我能够感受到这份情谊的重量。不少读者朋友经常发来信息,遥祝我在澳洲过的开心。面对命运,我已知足。

我不必和看不上的人一起比房子的大小。与不合拍的人后会无期,眼不见为净,那才是最佳的选择。拒绝不必要的聚会,比尽早离席更好。山水过后,永不相逢,这是人生的常态,没有必要伤感。

一路过来,我并不缺朋友。经过岁月筛选的同路人,与他们一起抱团取暖,那才有真正的意义。

最近中美贸易战再次成了火热的焦点,很多微信群都在谈论这个话题。有位朋友给我发了私信,他说自己是苹果手机的忠实粉丝,在微信群说了一些不太冠冕堂皇的话,有位和他交情不浅的同学暴跳如雷的怒吼:“你这个卖国贼,快点移民吧!”我的朋友立刻予以反击,但为此郁闷了一整天。

这些年,抵制的声音此起彼伏。不少熟识多年的人,突然发现对方是貌合神离的陌生人。很多时候,同学群成了重灾区,喜欢战狼的“义和团”和推崇民主、自由、法治的人格格不入。时间的悲哀不在于千山万水的阻隔,而在于曾经的情谊在截然相反的价值观面前变得支离破碎。

我很早就明白人生苦短,因此做事情干脆利落,从不拖泥带水。退出大部分同学群,这是很好的选择。凭心而论,很多人并没有太鲜明的立场,只是随大流的“沉默的大多数”。可我顽固的认为,“群”的根本意义在于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”的真谛。不少陌生人看了我的文章后,分享对人生的看法,交流各种感受。在“动物农场”,我们是一群边缘人,不懂食人族玩的炉火纯青的厚黑学,也不屑于那种生存之道。

我不回避金钱的重要性,没有基本的生存保障,任何理想都是空中楼阁。然而人生除了吃喝玩乐,还应有更高层面的追求。对自由的向往,对正义的渴望,对法治的呼唤,对公平的执念,这是正常人本能的期望。

我不是只看到黑暗面的“负能量”者,真实比虚假有价值。即使注定要面对残酷的现实,也应迎面而上,而不是自欺欺人的视而不见。我在乎公民的基本权利,只有奴隶才会只满足于吃饱穿暖的生活。我是突兀的异数,和食人族格格不入。寻找适合自己生活的地方,成了多年不变的执念。

到悉尼后,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。这里不是完美的天堂,但我感谢命运的恩赐。Queen Victoria Building旁边经常有流浪歌手在表演,他们不必担心城管会来没收器材,他们不会像丧家之犬一样被四处驱逐。

我好几次忘了给手机充电,无法使用Google地图,只好向过往的行人问路。大部分人会很友好的停下来,耐心的告诉我该往哪个方向行走,有的人甚至会陪着走一段路。这些人和我素昧平生,却像是熟识多年的老朋友。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绝不是因为彼此认识了很长时间,就会有所谓的情谊。在丛林法则的社会,“杀熟”和落井下石的恶魔并不罕见。

回头想想,我没有太多美好的同窗之谊,现在还依然保持联系的同学,本质上是因为对方是值得交往的朋友,绝不是因为在特定的时刻,大家在同一个教室呆过。我厌恶洗脑,痛恨对自由的剥夺。在不少人眼里,清高、孤傲、另类、自以为是、不合群,那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标签,但我毫不在乎。没有皈依基督教之前,我就是彻底的唯心主义者。即使神抛弃了我,把我逐出救赎的殿堂,我依然会继续做一个坚定的自由主义者,不和蠢货、白痴共同信仰一个虚伪的信仰。

在纽约定居的傅先生是我的长辈,彼此未曾谋面,但极度关心我在悉尼的生活状况。隔着浩瀚的太平洋和美洲大陆,我能够感受到这份情谊的重量。不少读者朋友经常发来信息,遥祝我在澳洲过的开心。面对命运,我已知足。

我不必和看不上的人一起比房子的大小。与不合拍的人后会无期,眼不见为净,那才是最佳的选择。拒绝不必要的聚会,比尽早离席更好。山水过后,永不相逢,这是人生的常态,没有必要伤感。

一路过来,我并不缺朋友。经过岁月筛选的同路人,与他们一起抱团取暖,那才有真正的意义。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:afachina_runhui@163.com/QQ:540116422/陕ICP备09001060号 ©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/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