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年高考后——真相难求

高考结束几天了,校园西边的南北走向的路边、梧桐树下,高三的学生又开始摆摊,卖自己用过的高三复习资料了。上一届高三的紧张气氛顿时不在了,而下一届高三的紧张气氛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加码了,在微信中看到一些学校高二年级,已经开始宣布了新一轮的365天高考倒计时。总而言之,学校似乎一直被连续不断的高考氛围笼罩着,让人紧张,始终绷着一根紧张的弦。

上下班来回走过几次,有意识的在高三学生的书摊中寻找,看看是不是能够发现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书籍。可是几次走下来,没有发现一本我需要的书籍,或者说略微有一点价值的书籍来买。

记得去年的时候,上下班每天走过一次就能发现几本极有价值的书籍买下来,颇有意外收获的感觉,有时候更有如获至宝感觉。同时也觉得学生的阅读面挺宽的。有时候还希望学生能够有更多的过来卖书。也希望明年的高三学生,能有更多的好书交易。

我不知道今年的学生的情况到底如何,他们的整体素质是高了还是低了,我不得而知。但,就观察他们书摊上的书籍来看,大部分是高三复习考试的资料以及各类指导复习的书籍,尤其是试卷、题库很多。与去年相较,今年的学生除过大部分是复习考试的资料和书籍一样多外,其他的课外阅读和个性研究书籍寥寥无几,可以这样比较,十分之六七是复习资料,还有十分之二是课外阅读和个性研究的书籍。而今年的十之七八都是高考资料类的。去年还有十分之一的是学生自己的学习笔记,我翻过一些,记录工整而且详细,也有很多自己总结性的手迹笔记。今年也有一些自己的手迹笔记,但是很少。去年的还有一个非常值得记忆的现象,就是很多同学还把自己特别创意产品、设计拿出来卖,今年这一点似乎也没有了。

我理解学生大部分拿来交易的是自己高三复习资料,因为没用了,可以处理一些给师妹师弟还用用得上的。其他课外阅读、研究、个人兴趣爱好的舍不得拿来,这也是正常的。但是,按照这个常理,去年的学生也应该是这个道理,但是他们还是拿出来很多与大家交易了。

去年今年的情况虽然差别不是很大,但是,也可以看出一个趋势。由于高考竞争越来压力越大,加上学校把主要精力放在高考上,导致了学生、家长、学校对课外阅读时间、精力、引导等的逼窄,全面应试化加深、加广,学生的文学作品阅读、文化阅读、以及个性爱好研究等逐渐狭窄或者丧失。学生的内在文化修养、美学修养、以及个性发展都在弱化和消散。整体文化素养素质应该说是降低了。也就从这里我隐约的感觉到学生的一些“内核”在慢慢的发生变化。

学生的综合水平和素质的提高,不仅影响眼前的高考情况,而且影响是终身的,在以后的竞争中会显现出来的。

人们经常说阅读对一个人的重要,就从这点来看,这届似乎是不仅欠了账,而且丧失了很多阅读习惯和水平的培养养成。

也许我的看法是过于消极悲观,没有看到全部情况,并不了解全部。因此我只是说的我的一种感觉。

我还害怕自己的看法的偏颇,我还专门问了一下摆书摊的两个学生,一个回答说那边早上买了很多课外阅读的书籍,她还用手指着旁边的书摊。我记得的,她说的那个书摊的,我早上也是看过的,阅读书籍基本上是健身和科幻的几本书,也不是很多。另外一个舒坦的孩子,我问的时候她说,书很多。意识是顾不上拿那么多。他的书摊上基本也都是复习资料等,别的课外阅读的书籍一本也没有。

2019年6月10日14:37:41

写完上面那些文字后一天,也就11日中午,有事情从学校图书馆穿过,看到桌子上和地上有成堆的书籍,一看还没有编目,各种书都有,我看大概有一万册左右。文图书馆管理员张刚林,他说是学生捐的书籍,他说大概有几千册,还没来得及编目统计。

我就想,学生在路边摆摊卖书,大多数是题库和复习资料的一个原因吧。他们的其他阅读性的书籍,都捐给学校了。所以,从一些情况判断,并不能全部说明问题。我们毕竟掌握的只是很少的信息,我们最容易以偏概全,陷入一孔之见。更何况很多时候,我们嫌麻烦,又有自己先入为主的旧念,更易于导入自我正确和自得的思维的框框里。很多时候得出的结论其实是自己想得出的结论,而不是事情本来应该有的结论。怪不得罗素有一句话:“怀有各种各样愚蠢的见识乃是人类的通病。”这是人性的弱点和局限。我们就一直处在一种社会和自我设定的局限里面。走出自我和旧有的思维里,很不容易。但也并非不可能,这要有这自觉的洗心革面的勇气和行为。堕怠,只能是在局限里沉沦了。

后来我也问过一个学生,他说,他的课外阅读书籍很多,就是不愿意卖出去的。自己买的好的书籍自然是大部分保存下来,随时在翻阅。

可在我的记忆里,大部分的书籍,未免都是闲置在那里的。有的看过一遍,就束之高阁了。经常看的书籍,也就几本而已。

占为己有的占有思想其实是很普遍的,尤其是书籍。缺乏交流和不断的更替,是我们文化封闭的一种表现。这和囿于文化门户之见的传统有关,缺乏故纸堆,二少进取精神和创造力。我们文化中缺少存同求异的内质,而多的是去异求同,甚至于非异,把不同叫异类。

我在微信圈里发布这些图片的时候,点赞的人很多。有的老师说,总比将其撕的满天飞的壮观景象要好得多。高考后的学生也算是社会实践开始,另外也可以是自己用过的材料,为师弟师妹所用,是一个皆大欢喜的事情。

这似乎也算是附中高考后几天里校园里的文化特色了。

我自然是希望高三的学生更多的参与其中。毕竟参与的是十分之一的学生而已。如果学生能够在任何一个街道路边不影响交通和市容的情况下,都可以交易自己的书籍多好。

2019年6月11日14:53:42

今天再看这位篇文章的时候,似乎有些信息又要修订了。

当我再过图书馆的时候后,与张刚林说起来学生捐书的事情,才明白桌案上和地上的两大堆书籍,不是学生所捐,是原先初三和高三学生教室里各班级书柜里的书籍。这我记起来上一个高三年级的很多班级的书籍随便散乱的放着,大部分是谁要拿,就拿走了。今年学校政教处的领导提前把这些书籍收集起来,放到图书馆里的。

我随便翻看了一下,有很多书确实不错。

就几本书的事情,前后不同时间就有不同的信息,而这些信息却又都是分离的,断断续续的,并不是全部信息,因此得出的结论,也都是基于此相关和不相关的信息的。

人很难获得全部信息,因此也很难知道真相。

有的人以真理化身,或者标榜自己无所不知,那只能是自欺欺人而已。一个人如果看不到自己的局限,往往就会陷入自大和狂妄的境地,使自己难堪或者是事情难于顺利。

学生受高考压力,做题讲题,而且刷题的数量和频率越来越大越高,因此被挤掉很多自己个性发展和自己爱好的拓展时空,缺乏广泛和有针对性的阅读和研究,只从校园书摊,看不出真正背后的真相,但是,这种端倪在前前后后的观察力,是存在的。但是也不能绝对说。

但就前一段时间媒体披露的全民阅读的情况而言,我国人读书的数量和时间确实比国外差一些。当然,这一跟个体不同而差异很大。

我真希望教育改革加快步伐,允许更多私人投入教育,引进更多国外机构办学规模,促进教育多元化发展,培养适合各行各业的人才,不至于把大把时间耗费在刷题上,而更多阅读、研究和实践活动上。

教育的逼窄,实际是国家、社会逼窄的直接反应效果。

一个开放的社会,绝不会有逼窄的教育的。

2019年6月20日10:08:34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:afachina_runhui@163.com/QQ:540116422/陕ICP备09001060号 ©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/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