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大家之家>> 前沿扫描 新闻评论>>正文内容

经济学家林毅夫:贸易战若持续升级 美国将自我孤立于中国和世界共同体以外

中国著名经济学家、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认为,只要在平等互利、维护国家主权的基础前提下,谈判很容易达成共识。但现在美国在谈判过程中还要再加关税,也不清楚在达成协议后是否还会有别的动作。

中美如果因为贸易战而脱钩,世界格局将不会重返冷战时期的两大体系独立并存,结果将是美国自我孤立、与世界脱钩,中国和全世界其他国家形成一个共同体系,继续开放,继续维持经贸往来与技术合作。

中国著名经济学家、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接受《联合早报》专访时,对中美博弈的发展给出以上判断。

林毅夫说,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,是12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,五六十个国家的第二或第三大贸易伙伴,美国将来可能会要求自家和盟国的企业不能把产品和技术卖给中国,但对于这些国家来说,这等同于放弃中国庞大的市场。

“我们知道在贸易中有一个道理,两国贸易当中,小国得到的好处,比大国得到的好处大。”林毅夫说,美国盟国不卖产品和技术给中国的话:“中国会受损,可是,那些比中国小的国家受损更大。那些国家有什么积极性,为了美国维持他的霸权,而牺牲自己国家的利益呢?”

譬如,美国曾要求盟国不要采用华为的5G产品,但现在似乎只有澳大利亚遵从。

“所以,如果美国继续升级贸易战,只会形成‘U.S. 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’(美国与全世界其他国家)的格局。”

对于贸易谈判的僵局,林教授认为只要在平等互利、维护国家主权的基础前提下,谈判很容易达成共识。但现在美国在谈判过程中还要再加关税,也不清楚即便在达成协议后是否还会有别的动作。

他举欧洲的例子:美国上个月刚与欧洲达成协议,欧洲也做出妥协,答应购买更多美国牛肉,但美国后来又说要增加欧洲汽车关税,因此不确定美国到底要什么,“不断增加要求,今天满足了他,明天又说不够”。

林毅夫说,因为贸易战,中国的增长速度可能会略有放缓,但美国经济发展与全球影响力下滑的速度会更快。

林毅夫也是北大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、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。他本月初来新,在新加坡北大校友会举办的一个讲座上发表了公开演讲,他在专访中也对中国、新加坡的未来发展等议题发表了看法。

中国经济下行主要是外部周期性因素

林毅夫说,中国当下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是事实,但未来10年仍有年均8%的增长潜力,实际增长能保持在6%左右。

他认为,必须清楚分析造成中国经济从2010年以后不断面临下行压力的原因。许多人都认为源头是中国内部的体制结构:例如国有企业比重太大、储蓄太多消费不足、杠杆率太高等等。他承认这些问题确实存在,但并非主因。

林毅夫说,金砖国家像俄罗斯、印度、巴西;新兴市场经济体像土耳其、印度尼西亚、智利;东亚高收入经济体像新加坡、台湾、韩国等,这些地区都没有中国的内部问题,但经济也从2010年开始下滑,幅度还比中国大。

因此,林毅夫分析,中国经济下行,主要是外部周期性因素所致。核心问题在于占全世界GDP过半的发达国家,还没完全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复苏。危机前,美国、西欧这些国家的长期平均增长率是3%至3.5%,现在表现最好的美国去年也只有2.9%,世界银行预计今年是2.5%、明年2%。而欧洲国家则在2%波动,日本也在1%波动。

这些发达国家经济增长放缓,意味着需求减少,导致进口也减少,就影响了中国这样的出口经济体的增长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维持国家经济增长的只有国内消费,中国就业状况相对良好,也因此带动国内消费。但其他国家的消费增长没有中国快,导致他们经济下滑幅度比中国大。

展望未来,林毅夫认为,发达国家在金融危机后并未进行结构性改革,因此很难恢复到危机前的增长率。中国经济只能靠内需——投资与消费——来拉动,这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。

他说,中国作为中等收入国家,产业升级空间很大,投资机会很多。首先,在完善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,虽然链接城市之间的设施如高速公路、铁路、飞机场、港口等很发达,但城市内的基础设施仍严重不足。其次,环境恶化的速度也随着发展加快,需要改善环境的投资。第三,中国现在城镇化率是59.6%,距离发达国家的80%以上还有一段距离,城镇化过程中需要投资来解决农民进城后的住房、就业、公共设施等问题。中国好的投资机会非常多,这是发达国家所不具备的。

此外,中国不缺投资所需的资金。中央与地方政府加起来的负债占GDP比重不到60%,因此利用积极财政政策的空间大。其次,中国储蓄率高达45%,因此可利用政府的钱来撬动民间投资。第三,中国可利用上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进口机器设备与原材料。

他也说,虽然现在经济下行压力加重,但中国具备条件维持投资增长,从而制造就业,就业能提高家庭收入,再带动消费。

新加坡在亚洲四小龙中发展最佳

在亚洲四小龙当中,林毅夫认为新加坡目前的发展是最好的,人均GDP已能与美国比肩,领先香港、韩国和台湾。

新加坡能有此发展,林毅夫认为,依赖的是“有效市场”和“有为政府”,不断寻找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与空间。

他表示,新加坡的产业已位居世界前沿,因此必须不断寻找新的、能让收入水平进一步提高的产业。

至于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自动化产业等会不会是这个新产业,就要仔细分析研究。研究清楚后就需要政府提供条件,吸引相关人才,在高校设立研究中心,培养人才高地,加上资本注入就能发展新的产业。

关于新中合作,林毅夫认为两国有传统的友谊作为基础,政府之间相互信任,语言文化相同也能加强理解,所以合作起来相对容易。

此外,新加坡也能帮中国很多忙,比如在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中扮演有利的角色。

林毅夫认为,新加坡是个很重要的枢纽,又是一个金融中心,同时,在基础建设方面有经验与资金。中国可以利用新加坡作为基地,拓展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建设与投资项目。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网站合作联系 邮箱:afachina_runhui@163.com/QQ:540116422/陕ICP备09001060号 © 大家之家网版权所有 /暴恐有害信息举报入口